淺藍企鵝

《緩衝》

※无国设 设定基尔伊莎为匈'牙'利人 背景布'达'佩'c
※普洪 微奥洪
※文笔渣后半部分乱写

白雪纷飞。
无数雪精灵飘下,它们看似细小,一触即融,但却能为大地覆上厚重的白衣。
罗德陶醉地弹奏着,指尖奏出的琴音清澈、纯粹。
伊莎在一旁听着,她不知道曲子的名字,但是她觉得那是首和雪花有关的曲子。
她闭上眼安静聆听,突然又想到要清扫一下门前积雪,赶快拿好工具走出屋外。
可是刚出门,她就被雪白吸引了。
"好美!"
她一边走一边四周张望,眼前尽是一片白茫茫,整个世界、所有东西都披上一层有重量的洁白。
一不留神,她踩上了结冰的水面,了一跤。
“啊!!”
屋里的钢琴声骤然停止,应该是因为罗德听到伊莎的叫声。
“茜茜?没事吗?”罗德向她伸出了手。
“......我要学溜冰!”
“溜冰?”没想到她会心血来潮,罗德吃了一惊,随后便答应了,
“好吧,我陪你去溜冰。”
广场上。
来溜冰的人很多,大家的脸上全是欢愉的笑。
伊莎的眼神充满期待。她多麼想能像场上的女生一样,自由自在地滑行!
伊莎急不及待了,但罗德依然不紧不慢地替伊莎穿上厚厚的毛衣。
“好重呢!”伊莎提起手臂,不解为什麼要穿这麼多。
罗德理理她的衣领“这样才不会被弄伤啊。”
伊莎套上冰刀鞋,正想叫上罗德时,发现充满文艺气质的他已经被饶有兴趣的女生围绕著,不能脱身。
那只好先自己去滑了!伊莎果断地踏进场内。
“唉?”她想缓缓地向前滑,但只要用力就会不断往后退。
真奇怪!
好不容易站定了,她却难以平衡好,常常往两边倾去,
罗德看到伊莎一副快要跌倒的表情,嘴中念着不好意思,拨开围绕他的女生,快速滑到伊莎面前伸手扶著她。手心为伊莎带来了意料之外的温暖。
“小心点,先放松点站起来。”
伊莎找回陆地上的安全感,听罗德的话放松双腿站直。
“稍微屈膝,跟著我慢慢走。”
伊莎深呼吸,抓紧罗德的手,往前踏出一步。
渐渐地,她找到了在冰上走路的感觉。
“1、2、1”
跟著节奏,伊莎走得更快了,刚开始时感到害怕的心也消失了。
学会溜冰后,他们就更加常来了,有时甚至会在冰上跳舞,十分触目。
但他们两个分开以后,伊莎就再没有溜冰了。
......
四年后的某早晨。
伊莎洗漱后别上天竺葵,按下门把手推开盥洗室的门。原本她在想推开门就能看见眼前不远处的饭桌上摆着汤汁和蔬果,或是转角会看到基尔在厨房烘面包的身影。可是却没有看见甚麼。
“基尔?”奇怪了,明明今天是由他来做早餐啊。
她把头探进房间,整齐的床铺告诉她基尔早就起床了。
客厅传来有点吵杂的声音和音乐回声,伊莎一看,基尔正坐在沙发上撑住膝盖,聚精会神盯著电视。
“基尔!”这家伙竟然在看电视!伊莎头上冒出一个代表生气的十字,双手握拳。可是基尔并没有注意到她。
“基尔伯特!”她拿起平底锅拍向基尔。“哇啊啊!”基尔本能地提高手臂挡下,被击中的臂膀一阵火辣。
“又怎麼了?男人婆。”粗暴行为早就习以为常的他说话不带怒气,只是捂着被打的位置一脸无辜。
“我饿了!”已经十二小时没进食的伊莎没有力气再拍下去。
“嘛,早餐早做好了,不过见你还在盥洗室所以没有端出来而已。”
走进厨房前他还不忘加上一句“话说为甚麼每次打下来都这麼用力啊。”
伊莎无视了他抱怨的话,因为这时她把目光放在电视上了。
电视正在直播奥运溜冰比赛。
场上一对男女穿著薄薄的比赛专用服饰,完美地配合着音乐的节奏,和对方一起做出伊莎也说不出名字的动作。
她一直都很憧憬冰上美人。
“Kesese,你居然也看溜冰啊。”基尔把刚烘好的面包端出来。“谁说我不看。”她撕下一小片面包扔进嘴里咀嚼。
“可是我每年冬天都没见过你去溜冰啊。”
想起以前和罗德一起在冰上滑行的时光,她垂下了头。
“......?”基尔一脸困惑。为甚麼突然就不开心了?是不是说错了甚麼?
“抱歉,想起以前的事了。吃早餐吧。”她苦笑着,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又撕了一片面包。
吃完早餐后,伊莎把藏在鞋盒裏尘封许久的溜冰鞋拿出,还准备了长袜子和手套。
基尔见状,拉住她“去哪里?”
“忽然想去溜冰了。”她在心里补充一句“反正你也不懂得”。
不是约好了一起......
把这几句话连结刚才她说的“想起以前的事了”,基尔急忙地把那句话吞回肚子里,换了一句:“那我陪你去!”
伊莎没有想到基尔心中想了这麼多,只是一想到他出糗的样子就窃笑:“那一起去吧,反正你也不懂。”
“小看本大爷!我肯定能学会”他自信地拍拍胸膛。
推门而出,一阵寒风袭向毫无准备的她。“哈啾!”
“Kesese!”基尔笑她,但其实打心底里觉得伊莎打喷嚏时像小鸟一样可爱。
寒风过后,伊莎睁眼看到灿烂温暖的阳光。
今天没有下雪,天空一片晴朗,万里无云。
基尔自然而然地拖上伊莎的手“走了?”
和罗德不同,那是一只热烈得会使她出汗的手。
伊莎放松下来让他抓住。明明已经冬天了,为甚麼他的手还是热热的?
......
英雄广场。
四周长着针叶树,但中间却空出了一片空地作为溜冰场,蓝天和褪色的古建筑成为场上的景色。
伊莎捏一下鼻子,最近常常窝在家里开空调的她不太习惯乾燥的空气,这种空气令她的鼻子很不好受。
因为还是早上,广场上只有寥寥数人,甚至可以畅快地狂奔起跳。
伊莎穿好保护衣物,套上了鞋,径直走进场内。开始时因为太久没而技巧生疏,伊莎差点跌倒,但她马上就找回那种感觉,自在地溜起来。
基尔战战兢兢地踏进场内,发现要溜起来并不像印象中看过那些比赛溜冰的人那麼容易。一不小心就会向前或后倒
"冰层好滑脚!"它不像想像中那麼平滑,而是布上了有人溜过此位置的刮痕痕迹。有时还会有深陷的刮痕,旁边堆著被冰刀铲出的小冰花。那些位置也很危险,
用冰刀鞋滑行比想像中吃力多了,虽然是在看似滑溜的面上走,可是只是平衡就已经很累人。在这麼冷的天气下,只是倒已经很痛,何况是在冰上。如果跌倒再擦到刮痕的话......
不过每项运动也有它的挑战性,而且伊莎现在也在场呢!
喜欢挑战各种运动的他缓慢地溜滑着。
这家伙比起自己初学时更厉害啊!伊莎这样感叹。不过......
下一秒,基尔就为了避开迎面而来的小男孩而失去平衡,了个跟头。
“噗!”伊莎笑出声来。
基尔乾脆坐着,皱眉鼓腮看向那眉目间充满嘲笑意味的她朝自己走来,伸出手。
男人婆一定是故意取笑他的!
“本大爷自己也能滑好!”他轻轻拍掉伊莎的手,自己站起来。
那家伙要跟自己斗气吗?伊莎目送他滑走了。
然后没滑多远他又倒了。
“嗯。基、尔你加油。”伊莎为了忍笑红都脸了。不,是脸都红了。
基尔一脸烦躁。
回家了。
他们在回来路上吃了午饭,又在公园坐了一会,回到家时已是傍晚。一路上基尔走在前面,一言不发,黄昏变成夜晚,夜色中高大而沉默的背影令伊莎觉得有点害怕。她想可能是自己过分了一点。
“基尔,别生气啦,顶多今天晚餐我来做。”刚进家门,伊莎就像哄孩子一样哄他,又像是拉着他的手袖撒娇。
“我没生气啊?”
基尔回头,表情平静。
她低头道:“可是你甚麼都不说......”
“只是在想一些事而已。”
虽然并没有甚麼事,可是伊莎再不敢笑他了。
基尔乾笑着摸摸伊莎的头安慰她。
伊莎还是很疑惑,到底基尔怎麼了?但她没有细问,只是带著问号走进厨房。
她不知道基尔还在介怀早上她说过的话。
吃饭时他们有一句没一句攀谈着,缓和的气氛掩盖过二人不愉快的心情。
饭后处理今天的脏衣服,基尔则在客厅继续看奥运现场直播。
一整天的步行加上做饭洗衣,使伊莎觉得疲倦“基尔,我先睡了?”
好一会儿后,她才听到像是从牙缝挤出来的字:“......晚安。”
伊莎探头一看,客厅茶几上放著急救箱,基尔正拉起袖子,用沾上酒精的棉花细细地消毒伤口,而且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想不到擦伤的地方竟然挺多的,她看著也觉得痛。伊莎回想,其实早上溜冰时,他已经了好多遍,现在想来果然是自己没在意的错。
“基尔......”伊莎主动靠近基尔坐下,接过他手中的棉花有点心疼“我帮你。”
这是基尔第二次让伊莎处理他的伤口。其实基尔知道每次自己受伤,只要伊莎看到,就一定会抢着帮他处理伤口。可是他不想看见她心疼的表情。那会令他按捺不住。
“嘶--”他忍受疼痛,嘴角却扯出了笑容。
贴上纱布,她在他的额上印上一吻,说“别太晚睡了”,然后合上箱抱走。
太温柔了吧,真是反差萌。基尔又不自觉地挂上笑容。
……
伊莎坐在书桌前,摩娑手中的照片。相片中,伊莎和罗德围着同一条围巾,在雪地上幸福地牵着手。
她对这幕,至今还是记忆犹新。看著看著,她心生出了奇怪的情愫。
电视的声音灭了,伊莎慌张地把照片放进袖子里,躺在床上假装睡著了。如果被基尔发现,会很尴尬吧。
一分钟后,伊莎感觉到有人倒在床上。
她调整一下呼吸,又过了两分钟,她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房间。
伊莎在杂物间门前停下了脚步,鼓起勇气踏进去。
她翻出了数年前的日记本。照片就是从日记本中掉出,被遗留了在她的房间的书架上。
和罗德在一起的时间是段安静美妙的时光,只是后来罗德给她的爱和枷锁太沉重,如他那时为自己加上的衣服一样,快要压垮她。
基尔是否也有感觉到她常常想到往事这一点?
一阵叹息。
基尔躺下了十分钟,发现伊莎这麼久还不回房间有点不对劲,便起身走出了房间。
放轻脚步,基尔在杂物间门前怔住了。他看到伊莎正背对他,翻着以前的日记本。
难道你真的放不下他吗?
他转身,靠在墙壁上,抬起头闭上眼睛,静听伊莎翻页的声音。
四年了。
伊莎没有常常提起罗德,但是基尔知道她经常想起罗德。
其实基尔有很多事想说。
其实他想让时间冲淡一切,他愿意等待她,不是等到她忘记罗德,而是等她放下过去的日记,她心完全属於自己。
其实他不怕她平底锅,至有时想她多打他。这不是因为被虐狂,他只是想伊莎不要用对待罗德的方式对待自己。
脸上全是掩不住的忧伤。他长呼出一口气。想说的话,刚出口便全化成一缕白雾。
窗外,下雪了。
......
翌日清晨。
“基尔?”
伊莎四处探头,然后找到他在沙发上睡着,而且窗帘也被他拉上了一半,阻隔了阳光。电视还开着,在昏暗的环境下,它发出的光线十分刺眼。
又不关电视!伊莎忍住起床气,靠近基尔。
他穿著卫衣,靠著软垫浅眠,眼皮染上了一抹黑,看起来很懒洋洋。
“该吃早餐了!你今天不是约了弗朗西斯吗?”伊莎拍拍他的脸颊。
弗朗西斯是基尔伯特的死党,和基尔伯特不同,他是个十分浪漫轻挑的男人,随身带着玫瑰,街上看到美女会调戏她们。但是他们也有共通点--思维十分脱线。
基尔眼帘微张,视线对上她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嗯。”他关掉电视,走进饭厅。
虽然偌大的屋子裏只有两人居住,不过因为基尔在,令她觉得每天早上都很热闹。但他今天异常安静,她知道那是因为他昨晚辗转反侧,睡不著。
“......”
伊莎咀咽着 Pogácsa*,担心起来。他这样子还要在大晚上看比赛,明天上班没问题吗?
“我是时候要走了。”基尔瞄一下手表,发现时间差不多了,便拿着挂在椅上的羽绒起来。他从来不会迟到,每次都提早出门。
他提起背包。背包裏面好像塞了很多东西?
基尔又问:“对了,你今天也呆在家里吗?”
他怎麼突然关心起这种事了?“对啊。”
“知道了,那我出门了。”基尔顿了顿,又说:“可能很晚才回来,晚饭不用做我那份了。”
“嗯,再见!”
真奇怪呢。

“肥啾啊,吃东西罗?”伊莎在花园找到了她和基尔养的黄色小鸟,并在它面前推出一小盘面包屑。肥啾往前跳几步,啄食盘中的面包屑。
一般家庭都会买鸟笼防止自家小鸟逃走,但她和基尔都没有买鸟笼的想法,他们也不怕肥啾会飞走。肥啾很乖,而且让人感觉它是有灵性的小鸟,它好像听得懂伊莎和基尔的话。虽然能在家里自由地飞来飞去,但肥啾比较喜欢呆在花园,还一副好吃懒做的样子,长胖了不少。
伊莎顺顺肥啾羽毛,然后拿起浇灌盆栽上的油茶花。那油茶花的种子是朋友王耀送的,来自中'国,没想到在匈'牙'利也能种成。
肥啾拍翼飞到她的头上跳着,啄了啄别在头发上的天竺葵花瓣。“肥啾,别这样,不要啄!我会生气啊?”伊莎不满它的行为,把它抓下来。
“啾啾?”肥啾在伊莎手上歪著头,煞是可爱。随即它飞开了,叼来了墙角的野花放在伊莎手心中。
伊莎知道肥啾感受到自己的不开心,便用食指挠挠它的头“谢啦,肥啾。对了,你觉得基尔那个笨蛋他这两天怎麼了?总感觉他奇奇怪怪的。”
“啾?”肥啾眼中好像充满着惘然,伊莎也不知道它有没有听懂。
天空布上了阴霾。

晚上
匈'牙'利的冬天日夜温差大,日照时间气温还是十来度,但日落便急降至零度了。今晚更是下起了暴雪,基尔和弗朗西斯躲进了有暖炉的酒吧裏,然后刚好又遇到安东尼奥。
於是恶友三人组的聚会开始了。
“小基尔,今天怎麼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弗朗西斯斜眼一笑,基尔很不喜欢他露出的这个表情,也懒得吐槽弗朗西斯在他的名字前加个"小"字:“没甚麼。”
安东尼奥倒着葡萄酒“有烦恼的话通常是女人或者事业吧。”
他们两个都喝红酒!基尔只好自己点了啤酒。
弗朗西斯抢过葡萄酒品尝:“真是跟小亚瑟一样口不对心。唔……是因为伊莎吧?”
偏偏是恶友最了解他。
“女人的事,让哥哥我来帮你吧!”弗朗西斯用手肘戳着基尔,基尔无表情地斜睨他。
无容置疑,弗朗西斯的经验的确很多。
这时弗朗西斯的眼角瞟到某性感的美女,他习惯性地掏出了玫瑰“美丽的小姐~”
安东尼奥咬下奶酪西红柿“这家伙又去泡妞了……”
基尔哼笑一声,开始往嘴里灌啤酒。
嘛,姑且也听听红酒魂淡的话吧。
伊莎觉得很愧疚。她连续两晚瞒着基尔做了基尔不喜欢她做的事。
在忏悔一分钟后,她惴惴不安地翻开了《本大爷日记》,希望能找到基尔变得奇怪的蛛丝马迹。也许并没有甚麼用,可是她心里介怀着。
最新的一篇是他今早写的日记,写昨天的日程。
“……哈?”看完后,伊莎受到了惊吓。
“鸟月啾日 晴
本大爷今天还是像小鸟一样帅!
早上,在闹钟快要响时起床了。
今天烘面包时放了很多酸莓。
在男人婆强迫下去了溜冰,可是
本大爷没有学过!不过本大爷有时
间的话会再过去玩。
Kesesese!”
这到底是甚麼鬼日记?感觉断断续续的。
伊莎又看了一遍,感觉日记在诉说着甚麼似的,但她又说不出来,很不对劲。
她又翻看了前面的日记,内容没甚麼特别,却也给她一种在诉说着甚麼的感觉。
……
第二天伊莎早上醒来就看见一桌子的早餐。基尔也不知为何,回复原样了。
“Kesesese!肥啾你怎麼又胖了啊。”基尔把玩着停在手指上的肥啾。
“早安。” 伊莎主动打招呼了“早啊。”基尔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颜。伊莎看到后,稍微安心下来。
“我出门啰?”“再见!”
伊莎吃完早餐,换上衬衫,再套上毛衣,和肥啾说声'再见'便上班去了。
“海德薇莉小姐早安!” “早安!”她和街边店主互相打招呼,很是亲切。
“伊莉莎姐!”长得酷似基尔伯特的尤莉娅突然冒出来,她是基尔的妹妹,有着和基尔一样一双暗红如石榴石的眼睛和一头闪亮的银发,不同的是她的头发特别长,现在穿著一套校服瞪视伊莎。
“ Jó reggelt,尤莉娅!啊,等等!不要……!”伊莎被热情的尤莉娅扑上。
贝什米特一家似乎都很喜欢她。“嘿嘿!”尤莉娅还蹭了蹭她。
真的很像女版的基尔伯特!
“对了,最近哥哥怎麼样?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他了。”尤莉娅奸诈地笑“有没有翻翻他的日记?”
伊莎不说话,但是心虚了“……”
“嘻嘻!告诉你,我以前因为很好奇所以常常翻他的日记哦!虽然后来被他知道了,但是他没有藏起来,不过在写的内容上下了功夫。只是男人那一点心思完全难不倒我!”尤莉娅毫无掩饰地把秘密曝露。
伊莎感叹着,同时对远处的基尔伯特传达:基尔你要小心你妹妹啊。
但是接下来她便发现自己搞错了重点。
“等等!你明白他写的日记吗? 可以告诉我吗?”
尤莉娅大笑:“原来你真的看了,可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当中的秘密!你自己加油吧!再见!”
伊莎被贝什米特两兄妹弄得心里很乱。

又是寂静的夜。雪精灵在微弱的街灯下降临,轻柔美丽。古老的建筑也在静谧中悄然睡去。
“好痛!”这一切,都被溜冰场上笨拙倒的基尔打破。
基尔爬起来时,弗朗西斯正跑过来。
“屈膝!屈膝!”他指着基尔的膝盖提醒他,同时也说起温馨提示来“小基尔,就算你这麼努力拼命,用了错误的方法的话也是徒劳无功哦!”
“本大爷会自己去学!”基尔拍了拍身上沾上的冰雪,继续踩踏冰刀。
“哥哥我可是特意为了你推掉其他少女的邀约哦?”弗朗西斯一边卖萌一边跟上基尔。
“从来只有你约别人吧!况且是你自己要跟来的。”
“不过呢,小基尔为爱而受伤的样子真是浪漫呢!”
基尔内心一阵发毛,一个压步甩开了弗朗西斯,
“小基尔居然会压步了!唉等等!怎麼愈走愈远了?不想看哥哥我示范一下跳跃吗?”
“你会跳跃?”基尔对此有点兴趣。
弗朗西斯微微一笑,他转身,往后滑,顺畅地加速起来,金发随着动作飞起。忽然,他提起左足,以右足后外刃起跳,华丽地转身一周,再以右足落冰,然后继续向后滑缓冲。
果然是有经验的人。
“小基尔,怎样?”弗朗西斯一拨自己那及肩的金发,一脸自信。
“还不错。”
“真难得小基尔称赞哥哥呢!”弗朗西斯雀跃起来,又示范了旋转动作:“溜冰和在陆地上走不同,滑行的情况下完成动作后都需要足够的缓冲!”
“我知道。”
我当然知道。
冰面上滑行是十分危险的事,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冰力伤害而受重伤。不管有没有成功,每一个动作完成后都需要一段缓冲时间,不可急。
不只是溜冰需要缓冲。

今晚基尔也是没有回来。
在这种情况下,正常女朋友的反应是“那家伙有外遇了吧”,而伊莎则是开始好奇基尔最近又在沉迷甚麼运动。
基尔每过一段时间都会爱上不同的运动,以伊莎所知,大多都是球类。杂物间里存放的物品,除了她以前的日记本外,全是基尔用过的运动用品。可是伊莎并不太热衷於运动,所以现在身材比较瘦削。
伊莎小时候也曾经沉迷过一项运动……嗯,拳击。但后来她就被家人禁止接触了,她也找不到比拳击更有兴趣的运动。
“基尔!你最近在玩甚麼运动?”
“这个……”基尔好像不太想告诉她。
“不能说的话就……算吧。”
她又翻了一次本大爷日记,可是甚麼线索都没找到,基尔没有提到最近的运动状况,反而能看出内容更加故弄玄虚了。
“他会不会知道了我偷看过他的日记?!”她自言自语。
“伊莎,我出门了!” “这麼冷你还去啊?” “没有问题,我在室内做。”
外面好冷……话说他怕不怕著凉?
“笨蛋不会感冒。”伊莎想起这句俗语,感到莫名安心。
另一边,基尔打了个喷嚏。
“哈啾!”
基尔用手掌贴上发热的额头。
糟糕……是感冒了吗?明明平常有好好注意……
基尔把围巾拉上,盖过鼻子。
伊莎看到的话会担心吧?
正值秋季艺术节,街上洋溢艺术的气息。可是基尔被晃动的灯光照得一阵眩晕。他扶著墙壁,过好一会儿才能继续走。
呼吸着冰冷的空气,他决定先去药店买药。
……
十二点。
伊莎把客厅的灯关了,躺在沙发上假寐。
不久后她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她便知道基尔终於回来了。
呼吸声和脚步声愈来愈接近。他停在伊莎旁边,用双手托起伊莎,打算向房间移动。
“基尔?”被公主抱的伊莎睁眼,急忙抓住基尔的手臂。
“……我还以为你睡著了。”他放下伊莎让她站著,声音异常低沉沙哑。
月亮的照耀下,基尔的双眼透出柔和的光。
“你的手臂好热……”伊莎踮起脚尖,手掌贴上他的额头。“笨蛋,发烧了吧?”
“嗯。”
“买药了吗?”
“嗯。”
“那今晚你睡卧室里吧,我在这里睡。”
“不用了,我睡沙发就好了。”
“你睡卧室里!”伊莎下达命令般说道,把基尔推进房间,还给他塞了水杯和冰袋。
基尔的梦境中。
天空明亮湛蓝,多瑙河畔绿茵的草地上,束着栗色马尾别上天竺葵的小女孩和银发的男生你追我赶。
男生枕著小草望天“你今天怎麼束马尾?虽然束马尾了但是你还是很像男生!”
“那你呢?白化症患者?”
“不是!”
小女孩摘下草中的矢车菊。
“看!是矢车菊!妈妈说矢车菊代表着幸福!”
男生一跃而起摘下她头上的天竺葵“Kesesese花花到手!”
又是一轮追逐。他们边跑边笑,笑声如铃铛声一样响亮清脆。
矢车菊随著清风摇动。
男生蹲在如镜子般倒映天空的河边,盯著小女孩的倒影说:“喂喂,将来你也要和我一起玩啊!”
“不要!我要嫁给像罗德里赫一样的男人。”小女孩一脸认真。
“……”男生脑海中浮现戴着眼镜,温文尔雅的一个男孩形象,他失落地向后倒,躺下翻身背对小女孩:“那个小少爷吗?”
“基尔?”没有听到平常的挖苦,小女孩戳了戳男生。
男生突然用食指一弹她的额头“Kesese偷袭成功!”
小女孩嘟嘴“哼哼!那你一个人会很无聊吧?”
只能对你强颜欢笑了。男生抓紧了背后一撮小草。
“不会啊,因为本大爷一个人也很高兴。”
直到小女孩长大成人,穿上婚纱那一刻,他才知道,孤独感卷袭而来的可怖。
……
……
是噩梦啊。梦到小时候的自己和伊莎了。
他捂着胸口,心脏跳动得好快。
抬手抹掉乾了的泪痕,感觉自己的身体不那麼热了,便用体温计量度体温。
36.5℃。
“退烧了。”放下温度计,他现在就想看见伊莎。
他匆忙地穿上拖鞋,冲出房间。
“基尔?”伊莎正在准备早餐,肥啾在她的头上蹦蹦跳跳。窗户透进早晨斜斜的阳光,为伊莎亚麻色的头发染上一层金色。
看到伊莎,他跳动得厉害的的心平静下来,精神奕奕地道早:“早安!”
“早安,要不要帮你请假?”
“不用,用体温计量过,烧已经退了。”
今天应该可以继续。
“真的不用?可是你的眼都肿了。”伊莎投出怀疑的眼神。
基尔才发现两眼都哭肿了“本大爷一向很强壮!”
“那好吧。”
出门前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抱紧了伊莎。
是种确切的触感和温度。
“怎麼了?”伊莎扫扫他的背。
“没事。”
看来今天要加把劲。
户内溜冰场。
“小基尔,哥哥我来看你了!学得怎样?”弗朗西斯倚在栏杆上,跟基尔打招呼。
基尔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孔,叹气:“你怎麼又来了?”
他的语气听上去很不耐烦,不过他依然给弗朗西斯
做了几个刚学会的动作。
“不错呢!这麼快就会旋转。等下一起去喝酒吧?”
“不用了,伊莎可能又在等我回家。”基尔果断拒绝。
弗朗西斯装模作样地抱紧双臂“小基尔好贴心!哥哥我觉得好感动!”
每次提到和女性有关的话题他就会说这种话,基尔听后心里又一阵发毛。
“对了,距离那天还有多久来著?”弗朗西斯突然提问。
基尔屈指一算“……还有十天。”
他开始担心了。能赶上那天吗?
周末。
“叮当!”
正准备一起出门的二人听到门铃响起,基尔只好跑去开门。
刚开门看见来者,基尔便脸色大变,一副遇上克星的样子。“尤莉娅?”他的额角渗出了恐惧的冷汗。
看起来基尔和对面家的伊万一样都有点怕妹妹呢。伊莎掩嘴一笑。不过他有反应也算正常,毕竟是知道自己秘密的妹妹。
“哥哥!”尤莉娅扑上眼前人,勒紧他的颈项,笑得高兴。
“等等!咳咳、快放手!”
基尔扶著门把手。当尤莉娅看到伊莎,尤莉娅转移目标了“伊莉莎姐!”
“哇!”伊莎一个闪避,尤莉娅扑空了:“哎呀!”头发凌乱地布在沙发上。
基尔只能扶额“尤莉娅,你来这有甚麼事吗?”
“我想探望伊莎姐!”尤莉娅抬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
真是坦白的孩子,竟然不是说探望已经好几个月没见面的哥哥。
她的眼珠机灵一转“对了,哥哥你是不是欺负伊莉莎姐了!”
“没有啊!”通常只可能有伊莎用平底锅攻击我的情况。他在心里补上一句。
“那啥,我想喝牛奶!”尤莉娅突然要求。
“行行行我去买。”基尔知道妹妹有心支开他,便举手投降退出了屋子,但不知道她又在打甚麼鬼主意。
还没等伊莎开口,尤莉娅便继续发话:“好,开始工作吧。”
“工作?”
尤莉娅阴险地笑:“做正事。”

“伊莉莎姐,日记在哪里?”
伊莎整个人都定住了。
尤莉娅很清楚伊莉莎姐这样纠结的原因。她开始在脑海模拟说服伊莉莎姐的情况。
其实你们之间一直存在着隔阂你对他的依赖和他害怕孤单的心一直支持着你们走了这麼久你们给对方自由的同时你们也少了了解对方的机会现在你们之间沟通出了问题应该要找方法解决。
哎,这样说好像不对,而且透露了甚麼不得了的东西。
“在房间。”不等尤莉娅开始长篇大论,伊莎站起来,带她进入房间。
“日记!”尤莉娅高举日记,接著放下翻开,慢慢推敲出基尔想说的话。“伊莉莎姐,他平常会把想说的话藏在直行裏。比如把每行第七个字连在一起读,会读出他想说的句子。”
基尔伯特,你真的要小心你的妹妹。伊莎笑著查看日记。
可是看着看着,她的笑容逐渐退减下去了。日记本裏几乎都是基尔想跟伊莎说的话,字里行间透露负面的情绪。
“对不起呀。”尤莉娅垂下头对手指。虽然没有说那番话,但是结果还是不尽如她意。
“有时迟钝也是好事呢。”尤莉娅乾笑。
伊莎摸摸尤莉娅的头安慰她。伊莎知道她是个聪明的孩子,不过拥有这麼聪明的头脑也是种烦恼。
“叮当!”
“他回来了回来了!”尤莉娅和伊莎手忙脚乱把日记放回去,回到客厅。
伊莎在厨房做饭。
基尔在客厅和尤莉娅对峙:“尤莉娅……你是不是教她看日记?”
“……对不起。”她默默地想:因为你们两个之间的发展真是急死人了本来想助攻来著。
基尔的眼神复杂,尤莉娅知道他此刻又生气又无奈。
“呜呜哥哥是笨蛋!”尤莉娅夺门而出。
“……”她还真是雷厉风行……“不对,刚刚我甚麼都没说啊,她怎麼了?”
“你怎麼吓走她了?”伊莎听到哭声,走出来恐吓性地举起了平底锅。
“我没有!”女生真是麻烦啊!

夜幕降临。
尤莉娅离开不久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尴尬,像是进入了胶著状态,基尔都不敢向伊莎搭话了。
伊莎难得地看到基尔自言自语,念念有词而且还数手指。
“……基尔,吃饭了?”
她不能从基尔那毫无波澜的脸上读出任何情绪。
只能怪自己偷看日记的错。明明互相默认了给对方自由……伊莎拍拍自己的脸庞。来吧,伊莉莎白,不吐不快,快鼓起勇气道歉!
“对了,基尔!”
“对了,伊莎!”
饭桌前的二人异口同声。
“你先说……”伊莎耸肩,目光从他身上移离,又偶尔瞟一眼他的表情,像一张偷吃糖果的小孩的脸。
“明天早上你能带上溜冰鞋去英雄广场吗?我在那里等你。”他一本正经。这种表情,伊莎只在他服役前见过一次。
“……好。”听到基尔丝毫没有责怪自己的语气,伊莎松一口气,同时也心生好奇。
基尔又补了一句:“其他的事明天再说吧。”
所以道歉的话要留到明天再说?
伊莎觉得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情绪正在蕴酿。
……
“那麼明天一切按原定进行?” “对。” “Wow哥哥我好兴奋!”
基尔挂了电话,倒在床上,紧张得手心出汗。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现在只能祈祷着明天会是好天气。
……

阳光缓慢轻柔地爬着,尘埃随着它飞舞。它爬到床上,爬到还在沉睡的伊莎的脸上,尝试用温热叫醒她。
忽然,她张开了碧绿的眼睛。一觉醒来,发现枕边的人早就不见了。
“蠢基尔去哪儿了?”伊莎敲敲还没清醒的头,打个哈欠,回忆起昨晚的事。
对了,基尔说带上溜冰鞋在英雄广场见面。
蠢基尔想做甚麼?溜冰吗?为甚麼一大早便去溜冰……她掀开被子,昏昏欲睡地走进盥洗室。
月历上,十一月的今天被红笔圈上。

英雄广场。
“女主角来了。”弗朗西斯的目光随亚麻色头发的“女主角”移动,眼里充满笑意。
伊莎四周张望,周日来溜冰的人不少,要在人海中找到一个人确实有点困难。
就在打算打电话给基尔时,她终於在溜冰场中央捕捉到他的身影。
他穿著一身设计像黑色燕尾服的贴身服装,衬托出高挑的身材与白晰的皮肤,银发沐浴在阳光中闪烁着,惹来不少经过他身边的少女们的注视。
伊莎觉得他整个人都很炫目。
“还好今天挑了比较好看的衣服。”她嘟囔着绑好溜冰鞋,踏进场内。
“还没有来吗?”正当基尔还在猜想伊莎到底睡过头了还是出了甚麼事时,熟悉不过的啡发女生踩着溜冰鞋出现在他面前。
他在伊莎面前侧身停下,笑著向她伸出了手:“愿意跟我跳一支舞吗?”
这样的举止太优雅了,和平时完全不同啊。伊莎愈来愈搞不明白他想做甚麼,但还是把手搭上去。
拉起伊莎的手,他带著她顺畅地滑起来。
似曾相识的情景。罗德第一次带她来这里时,也是这样抓紧她的手。
不同的是,基尔的手心很热。
他带着伊莎穿过场上其他人,还做了双人燕式步,像芭蕾舞般转了一圈。还真的要起舞啊!
“要加速了?” “嗯!”跟著节奏,伊莎蹬得更快了。冷风扑面,她却感到畅快。
留意到基尔的动作比初学时流俐多了,心想这家伙在最近这段时间果然是学溜冰了吧。
基尔回首一笑,被他的笑容感染了的伊莎也笑了起来,如盛开的天竺葵一样美。
突然,基尔松开她的手,让她停下来,顺势滑到比较空旷的位置。
基尔微微翘起唇角。
接下来就要不同了。

深呼吸一口,他在远处转身与伊莎对望,双眼红得鲜艳。
左右摇动着身体加速滑行,冷风吹起他额前的刘海。呼出的白雾滑过脸庞,迅速消散。
“那个男生好帅!”人群渐渐聚拢起来,大家的视线都聚焦在基尔身上。
基尔提起左足,以燕式步向前滑行,转身往回走,双足旋转。冰刃在冰上铲出冰花,传出爽脆的声音。
“是时候了。”
他张开双臂,有如黑鹰展翅,右足一跃而起,腾飞进半空中,旋转,衣摆和碎发随风飘舞回旋,指尖划破空气,再以右足刃落地向后在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弧线,动作淋漓。
“落地不太稳妥啊。”基尔倒吸一口气“这样的动作没问题吗?”
而伊莎还在为刚才的半周跳感到惊讶。
伊莎没想到,他竟然学会了这麼多。
“还未完呢。”
基尔突然转向,从旁边某位围观的金发男人手上抢来一束包好的鲜花,然后滑到伊莎面前不刹停直接跪下,抬头真挚地望著她。
“基尔?!”没有料想到他会有这个举动,伊莎讶异着后退半步。
基尔一手捧花,一手抓住伊莎的手,伊莎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是弗朗西斯教他这样做吗?
基尔手上的花束裏装满了红玫瑰和……矢车菊。
伊莎很肯定矢车菊不是弗朗西斯的主意。
围观的人增加,大家都在为意外上演的节目兴奋不已。
基尔目不转睛,死死盯著伊莎祖母绿的眼睛:“伊莎,我知道你还掂记罗德,其实你每次说想起以前的事我都会觉得很害怕。”
“不过我不介意等你,直到你放下为止,不管多久。”
“所以,你可以接受我吗?”
突如其来的告白使伊莎不禁屏息,旁人也静了下来。
虽然有很多很多话想说,但是说这麼多话真的不太适合自己啊。
那就浓缩一下吧。
“Szeretlek, Erzsébet. Gyere hozzám feleségül! ”
“!”伊莎捂住嘴巴,瞪圆了眼。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许久回过神来,这时她发现他的耳根和脸颊红了一片。
“Wow!”众人又开始起哄了。基尔把藏在玫瑰中的戒指递到伊莎面前。
伊莎看著双膝下跪的基尔,认真地说:
“ Nem vagyok hajlandó. ”
基尔愣在原地,大家都惊呆了。“啊……”连弗朗西斯也觉得尴尬。
但最快反应过来的,却也是基尔。
“噗。来追我啊!”伊莎看到基尔回神,便转身溜走了。
基尔听出了语意双关,便笑著举起戒指“等等,你还没有戴上戒指呢!”
“甚麼啊!我又没有答应你。”
基尔绕到她身后,抓住了她,把戒指套上她的拇指。
伊莎这才惊觉这枚戒指是按她的拇指尺寸订造的。
“Kesese!蠢伊莎。” “你说谁笨!” “唉别打!好痛!”
溜冰场上,一对情侣打打闹闹。
也许答应你,你会放心下来吧?可是,我们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不知道这次的事有没有把我们之间的距离稍微拉近?
追求订结,到底会否盼到结婚那天?在那之前,先好好享受这段日子吧。
FIN